您现在的位置: 弘化社网站 >> 电子书坊 >> 电子杂志 >> 《弘化》2013年第3期(总第78期)>> 正文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佛教中道论


  文/惟贤法师

  序说

  东西文化的分水岭在于:东方是内向的、也是内外统一的,表现在言心、言性,以心驭物、求得心物的和谐。西方是外向的,也是内外分离的,表现在借相求知、纵我制物、形成人我纷争,优胜劣汰。

  东方文明以中国和印度为中心。中国数千年来,均以德立教,炎黄子孙所追求的是建立礼义之邦,大同之世。印度古代重瑜伽修养,佛教则提倡净化心灵,淑世善民,庄严国土,利乐有情。

  西方文化,古代虽有希腊柏拉图提倡的理念世界,但德谟克利特、赫拉特里图的唯物论终究占优势。发展到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的复活、科学发展,引起新老殖民主义者的扩张势力,弹火横飞,世界充满血腥气息。加上现代原子弹、核弹的发明,增加了霸权主义者的威势,于是战乱不息、矛盾加深、正义隐没、生民恐怖。

  中印哲学都主张和力行中道,欲使人民安宁、世界和平,必须阐扬净化心灵,使心物和谐、物我一体、消除矛盾纷争的中道论。

  一、中国哲学的中道论

  中国古代哲学是周易,周易从卦爻的演变,说明阴阳变化的道理,结合天、地、人三才得出“在天为阴阳,在地为刚柔,在人为仁义,仁义变而阴阳刚柔变”的结论。即是说:人心仁爱则天地祥和之气得生,否则,即为乖戾之气,必有灾害事变。

  当春天阳光温和、雨露滋润的时候,万物因此生长,欣欣向荣。夏来酷暑炎炎,易使禾苗枯焦。秋霜冬雪,寒气凛冽,植物凋零。同样,人的身体不能保持平和的温度,偏热偏寒,就要发生疾病。人的情绪激动,时怒时忧,易导致疾病,也为行动失常、行为越轨的主因。

  作者“仰观天文,俯察地理,中观人世”演出卦之象、爻之变,结合实践,是有事实根据的,并非“神秘”和“玄虚”。其中“泰”、“复”、“益”、“既济”,即为吉卦,相反的“否”、“剥”、“损”、“未济”即为不祥之卦。前者平和得中,后者阴阳失调,不得其位。自然、人生、社会,都是如此。

  古代周易哲学影响了中国各家学说的思想,最突出的是儒家,如孟子说“中者天下之大本也,和者天下之达道也”,即显发此义。由孔孟以至宋明儒者,宋儒的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,就是秉着此一思想发挥的抱负。

  此一珍贵的传统文化,已流传到海外,并为欧美的有识之士所尊重。

  二、佛教的中道论

  (一)四谛论

  释迦牟尼佛于菩提树下成道之初,即指出“一切众生,无不具有如来智慧德相,但以无明覆蔽,不能证得”。此一创论,否定了一神、多神的神权崇拜,而提倡众生佛性平等,都能成佛。

  无明即愚痴,亦即迷昧,众生流转生死,即由迷于因果,起种种妄想,有种种追求——对五欲(财、色、名、食、睡)的追求,以致造业受苦。

  佛最初于鹿野苑对五比丘说法,宣说四谛道理。四谛,谓四种真理,指世间和出世解脱的因果道理。苦谛:众生受三苦、八苦、无量诸苦的现象。集谛:感此痛苦现象的原因,为无明和业。灭谛:灭除种种烦恼过失而证得的解脱境界,即涅槃。道谛:证得涅槃的修行方法,基本路径是戒定慧三学或八正道。

  佛除讲四谛外,还讲三法印义。三法印即:诸行无常,诸法无我,涅槃寂静。四谛、三法印为佛法总纲,贯通于五乘教法。

  四谛中的苦谛(苦以逼迫为义),有四种行相,即苦、空、无常、无我。此是佛法对宇宙人生现象的基本观点,其推理形式为:无常故苦,苦故空,空故无我。

  无常者,谓万事万物,都仗因托缘而生,凡因缘生法,无不在变化中,非静止性的,非孤立性的。此因缘生法,虽属无常变化的,但不能否定其存在,即非空。另一方面,由于其是变化的、如幻如梦的,不存在一常恒不变、有主宰自在的我体(或灵魂),此我体非有,非有故空,空故无我。

  深信因果,具备无常、我空之见,破除我执,才能淡泊知足,遏制贪欲,走上正道,即四谛中的八正道。由修习正道故,证得身心解脱,除诸惑业苦恼,即是涅槃。

  四谛的缘起中道论,贯通于诸乘诸宗的教义。中国的天台、华严二宗,将诸家教理归纳于四种四谛:

  1.生灭四谛

  从此生故彼生,此灭故彼灭,以灭灭生的角度,说灭尽无明染因而证寂灭涅槃。业感缘起论属此。

  2.无生四谛

  从因缘生法一切如幻,自性本空的角度,说体证无明无本,烦恼本空,诸法本来涅槃,与实相相应而修万行,证入涅槃。性空缘起论属此。

  3.无作四谛

  从肯定众生心性即佛的角度,说众生本觉真心在凡不减,在圣不增,离作为修造而修万行,转迷为悟,即显本觉所具德用。如来藏缘起论属此。

  4.无量四谛

  从观佛因行果地境界的角度,说一真法界本具无量无碍妙用,以圆契真理的无量愿行而显现。法界缘起论属此。

  (二)缘起性空论

  佛灭度后四五百年间,小乘部派之学盛行,其中显著的代表如一切有部,主张法有我无,法具实体,有生有灭。外道学派,偏执于常、断、一、异、来、去。如婆罗门主张梵天(神权)常存、主宰一切。顺世外道主张人死如灯灭,生命不相续。数论主张神我和自性产生万物,因果是一。胜论主张因果是异,因中无果,多因积累才有果。吠檀多派主张人从梵天来,死回梵天去,梵天、灵魂都有一实体。生灭、断常,属于对时间的偏执,一异、来去,属于对空间上的偏执,都违背诸法实相,不合中道。

  佛灭度后六百年间,印度有龙树菩萨出,专弘扬般若教义,撰有《大智度论》、《中论》、《十二门论》、《菩提资粮论》等。其《中论》中的首段皈敬颂说:

  不生亦不灭,不断亦不常,

  不一亦不异,不来亦不去。

  能说是因缘,善灭诸戏论,

  我稽首礼佛,诸说中第一。

  此八不中道,概括了十万颂的般若经。

  诸法因缘生,因是主因,缘是助缘——条件,有因缘才有结果,因此,决无有实体的、独立的、常住不变的,法有生有灭,故曰不生亦不灭。从时间上讲,前后相续,前前无始,后后无终,故非断非常。从空间上讲,因缘生法不是孤立的,与其他是有联系的,相资相存,故非一非异。从运动中讲,一切法相续相关,随条件推移,非有一独立的实体可自在的来去,故曰不来不去。此现起、时间、空间、运动,均为缘起法的现象,执着有一实体的常法,即不会有此种现象。

  缘起法虽是变化的,但是存在的,故有。其常恒实体是非有的,不可执取的,故空。亦有亦空,即是中道妙义。若否定其有,即拨无因果;若妄执为常,则起种种颠倒,横生我见,均违反真理,不合实相。

  《思益梵天所问经》云:“诸法从缘生,自无有定性;若知此因缘,则达法实性;若知法实相,是则知空相;若能知空相,则为见导师。”(注:导师即法身佛)

  根据此颂,可知因缘空性、实相、法身都有连贯性,是整体的,不二的。悟般若、证涅槃,则在深达缘起性空的中道之义。

  (三)三性三无性论

  在《解深密经》中,佛说三时教,并宣示三性三无性义。世亲菩萨(公元420一500年)于所著《唯识三十颂》中,亦阐扬此义,指出了法相唯识宗的中道了义之教,即说明唯识的三性中道,也以三无性解释般若的毕竟空义。

  三自性者,简略的解释:

  1.遍计执性:此性纯粹是染污的,分能遍计和所遍计。能遍计即虚妄的识体,以第七末那识、第六意识为主。所遍计即依蕴处等法而生起的似我似法之执,此似我似法,如龟毛兔角无有实体。

  2.依他起性:谓色心诸法均赖众缘而生,此缘即因缘、等无间缘、增上缘、所缘缘。此缘生法依虚妄分别心生起的,性属染污;依清净心生起的,性属清净无漏。

  3.圆成实性:此性即于众缘的依他法上,破除遍计的我、法二执,由我空、法空所显的真如法性。圆者,显此体周遍于一切有为法。成者成就,谓体性常住不变。实者真实,显此体非虚妄,系诸法的真实性。

  此三性中,遍计执是非有(空)的,依他起、圆成实是非无的,依他起属世俗有,圆成实属胜义有。遍计执是要破除的,依他起、圆成实是要建立的。若不建立依他起、圆成实,则否定了世出世间因果规律及佛菩萨的真如境界。

  三无性者 (无自性即空义):

  1.相无自性:谓遍计执所起的似我、似法之相,虚无如空华。

  2.生无自性:谓依他起法赖众缘生,如幻如化,非有实体的自然生。

  3.胜义无性:谓圆成实远离实我、实法之执,但由空性所显。胜义者,胜,指无漏的根本无分别智;义者,即清净的本体。

  此三无性,遍计是情有理无;依他是幻有体无(无自然实体),圆成是性有相无(空除我法之相),有指什么?无指什么?这里很明确。如此,就可“远离二边,契合中道”。

  (四)不二法门论

  西洋的科学与哲学,基于第六意识的分别,不论是思辨的、实验的,总把心和物,主观和客观,自我和宇宙,本质和现象等,截然划为二,于是有种种差别相生,缩成各种小圈子,彼此不容,斗争不止。偏于心的归宿于万能的神,提倡神权和偶像崇拜;偏于物的则纵我制物,或成为物质的奴隶,形成权力的扩张主义及享乐腐化的拜金主义。人们贪欲不止,欲望难填,斗争杀戮也不止,一片混浊和痛苦,造成世间相、众生相。

  佛教的四大菩萨中,文殊菩萨是大乘空义的奠基人。他的大乘空义的特点即是不著空、不执有的“不二法门”。“不二”与“无二”,均指离空有二边的,含义相同。

  姚秦鸠摩罗什翻译的《维摩诘经》,是属于般若系的大乘经典。本经既否定以“有”为“实”,又否定以“无”为真,而提倡即有即空的中道。既否定世俗的一切,又提倡以出世精神作入世事业的菩萨大行。

  《维摩诘经》的《入不二法门品》在文殊师利和维摩诘居士的问答中,即提出“世间、出世间为二”,但“世间性空、即是出世间”为不二;“色、空为二”,但“色即是空,非色灭空,色性自空”为不二;“真乐泥洹,不乐生死为二”,但“如不乐泥洹,不恶生死乃无有二”;“有言、无言为二”,但“于一切法,如无所取,无所得,无思无知乃至无有语言文字,是真入不二法门”。这些体现了文殊菩萨最高的智慧境界,故文殊菩萨以大智慧为殊胜功德,智慧即是产生诸佛果之母。

  中国佛学各宗的教义中,如天台宗的“一心三观”,“三谛圆融”;唯识法相宗的“五位唯识”,“性相不二”;华严宗的“无尽法界”,“理事不二”;净土宗的“一清净句摄十六种庄严”,“依正不二”及“修证不二”;密宗的“六大即法身,法身即六大”等,都是不二法门的发挥。

  “于一毛端,现宝王刹,坐微尘里,转大法轮”,以及“芥子纳须弥,须弥纳芥子”,既有微观世界,又有宏观世界,微观与宏观,都是密切相连,不可分割。

  《华严经》以帝释的因陀罗网比喻无尽法界,网中的一个宝珠可以反映出其他所有的宝珠。世界上每个物体也是这样,它不仅是自身,而且也包含着其他所有物体。在本质上,空间和时间的动态上,都是相互联系和渗透的。因缘生法,即是如此。

  德国物理学家爱因斯坦说:“观察者与被观察现象是不可分的。”德国哲学家莱布尼兹的著名诗句:“从一粒沙看整个世界,从一朵野花看整个天。用手掌把握无限,在一刻中把握永恒。”

  这两位学者的语言,即有类似“不二法门”的整体观思想,他们可说具有慧根。但在西方这类聪明的人毕竟太少太少了。

  三、佛教的中道之行

  众生之轮转生死,即由于三种杂染,即烦恼杂染、业杂染、生(报体)杂染。求得解脱,必须转染成净以证涅槃,转识成智以证菩提。其修行方法不离三皈、五戒、三学、八正道、四无量、四摄六度等。此中包括世间善、出世间善,行之于提高自我修养,利国利民,饶益有情,乃至出世解脱都有好处。

  (一)以八正道为道德标准

 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英国历史学家韦尔斯在其所编写的《世界史纲》中提出:战争是人类的灾祸,欲消灭战争,必须赖宗教保持人们的理性;而佛教即是理智的宗教,佛陀指示的八正道,其内容和精神,应成为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人类所应共同遵守的道德标准。

  近代高能物理学家爱因斯坦,对佛教教义有很高的评价,也有类似见解。

  八正道是佛陀成道后最初宣讲的,是佛教徒最根本的修持方法,也是佛陀提示的道德标准。

  其内容简释如下:

  1.正见:具备因果、四谛、三法印等中道之理的见解。

  2.正思维:合于正理的非邪见、非我见的思维。

  3.正语:与人相处,说真实、和合、安慰、正直的语言。

  4.正业:合于止恶行善的正当的行为。

  5.正命:依于正法、进行正当职业的生活。

  6.正精进:坚持正道纯一不染,受困难而不退的努力。

  7.正念:在正见的基础上,念念清净,不起妄念。

  8.正定:清除虚妄分别,作如理观察,一心不乱。

  概括八正道就是戒定慧三学,戒以止恶行善,定以清除烦恼,慧以抉择善恶邪正,明确缘起中道之理。三学、八正道,以正理指导行动,做到理论与实践的统一,踏踏实实不落空虚,自利利他,真正有利于人生和社会。

  (二)以无我慧为指导思想

  佛法指示人们的,是破除我见,悟证无我之慧。破人我以除情蔽的烦恼障,破法我以除理蔽的所知障。除二执,悟二空,断二障,才能圆成佛果。众生由于我执起惑(见惑与思惑),由惑造业,由业受苦,故我执是生死的根本。人我迷于五蕴,法我迷于六尘,产生迷情,即是不明因缘生法如幻如化之理。拔除生死根本,全赖以缘起性空的智慧为指导思想。了达缘生义,以此指导行为,有以下特点:

  1.深信因果,不作一切恶,奉行一切善。

  2.了解法法(包括宇宙自然界,众生界)不是孤立存在的,是互相资助的,密切关系的,因此消除差别界限,平等对待,相互爱敬。

  3.因缘如幻,遣相去执,当体即空。空却一切妄念,即是佛境。《华严经》云:“若人欲识佛境界,当净其意如虚空,远离妄想及诸取,令心所向皆无碍。”空即法性、真如、空而不空(真空妙有),即中道实相。

  在一切宗教哲学中,佛法的特点,即在破我。太虚大师说:“深达法空成佛易,横生我执做人难”。《金刚经》讲修六度能破除我相、法相、三轮体空,以慧摄福,其福无量,即为菩萨悲智兼运、福慧双修的大行。

  (三)以四无量心拔除苦厄

  贪为众生生死之本,瞋为杀伐战乱之源。世界第一、第二次大战的惨祸,即在少数法西斯主义者基于领土扩张的贪欲,不顾其他国家民族的利益,欲壑难填,为发泄其瞋怒,发动战争,招来自毁毁他的恶果。大之于世界,小之于集体、家庭,人与人间的相争相杀,酿成悲剧,莫不如此。

  能以佛教的无我精神,根除贪欲,破除人我界限,视自他一体,众生平等。修习慈悲喜舍四无量心,则可消灭生物界彼此的仇恨,化怨为亲,化乖戾之气为祥和之气。如虚空之大能涵容万物,如大地之广能生养万物。菩萨之慧眼,能透视因果,泯绝差别;菩萨之悲心广大无垠,能自他一体,与乐拔苦。心胸无边,度生无边,福德无边,故称无量。

  《法华经·普门品》,是佛为宣扬观世音菩萨的大悲,与无尽意菩萨演说此品。无尽意的含义,即是:

  1.世界无边尘绕绕(由妄心有山河大地)。

  2.众生无尽业茫茫(三界九地,由烦恼业力所感)。

  3.爱河无底浪滔滔(贪欲不尽,生死不止)。

  4.悲愿无尽化金桥(菩萨的四无量、四摄、六度之行,度众生到彼岸),只有无尽意菩萨才能接受慈悲法门,愿大地众生都成无尽意。

  四无量心:

  慈心:能与众生安乐,消除一切差别界限的无缘慈。

  悲心:能拔众生痛苦,视自他一体,他苦即我苦的同体悲。

  喜心:见善事欢喜,称扬赞叹,不起嫉妒障碍的随喜心。

  舍心:舍私济众,成就他人利益,不计对象差别的平等心。

  (四)以四摄行安定世界

  菩萨以四种法门摄受众生,这是属于实际的行动。

  自有历史以来,世界上不断地发生战争,相斗相杀,和平年代,极短极少,有理智的人们,都痛心疾首,呼吁和平。第一次世界大战后,有国际联盟组织,但不久被希特勒、墨索里尼、东条英机破坏了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,有联合国的成立,在维持道义与和平方面起了一定作用。但霸权主义仍然妄图以实力压倒正义,用核威胁造成恐怖,人民安宁得不到保障。在社会上,由于资产阶级私有欲的影响,普遍存在着拜金主义。为了金钱,尔虞我诈,勾心斗角,损他利己,廉耻丧尽;为了金钱,六亲不认,忘恩负德;为了金钱,假语骗人,恶语伤人,杀人放火,卑鄙下流。种种恶行,因此而起。佛言:金钱如毒蛇,真实不虚。

  四摄法,即布施、爱语、利行、同事。

  1.能行布施,必须祛除贪欲,舍己利他。以财施人,求经济之平等。以法施人,求发扬理性,扫除愚昧。以无畏施人,使人们消除恐惧,保持安定。

  2.能行爱语,求人与人之间互爱互敬,和乐相处。不说虚诳、离间、粗恶、下流庸俗之语,要说真实、和合、安慰、正直的语言,保持人间理智和仁爱的感情。

  3.能修利行,必须祛除一心为己的权力之争,发扬毫不利己、专门利人的精神,多做好事,多尽义务。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。

  4.能行同事,就不能因有钱有势而高高在上,享受特殊。要与群众打成一片,同甘共苦,共同工作。

  以菩萨精神行四摄法,须破除我相、法相,做到《金刚经》指示的三轮体空,消除人我差别,真正实现平等。

  据报载:日本佛教界将四摄法用于企业管理,使企业井然有序,保持正常发展,对社会产生良好的影响。

  当今世界,人类亟需的是和平与安宁,不希望有战乱发生。假若人们都能学习和接受佛教的中道论观点,以中道之行指导实践;假若把四摄法纳入《联合国宪章》,使不同性质的国家都能遵守;我相信,世界必能以安乐幸福的崭新的面貌出现!

  (1994年6月26日)

创建时间:2013-6-19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助刊 投稿 订阅